吴崇兰

这个时代,寿高百龄已不足为奇。即将迈入90高龄的我,虽与百岁甚或百岁以上的老人相较,还有段距离,但毕竟在芸芸众生中,能活到八、九十 岁,也算不容易了。尤其当我坐椅子上工作时,还能腰挺背直,人模人样;虽然走路虽略显蹒跚,却还能自由行动,做些较轻松的工作,也算是异数。

人们常说人要多动才会健康,人活著就要动,动才能活。只是动对我来说,可说难如上青天。小时候,我对跳绳、踢毽子倒是一把好手,总是赢家。後来进了中学, 我就只爱坐著不动。上体育课,站在篮球架前投球,百不进一;打排球,我从没能将球打过网;做仰卧起坐,我躺下就起不来;赛跑时,我的跑像走路,老师也拿我 没办法,只好送我一个及格分数,让我过关。倒是高中刚毕业时的一段日子,孤身流亡在外的我,离开学校便没了安身之所,只好在同学们的家转来转去寄宿。而同 学们的家相距甚远,我既无钱买票乘车,只得用脚走路,重庆是个山城,我上上下下走得脚生泡长茧,也算是运动,但都是逼不得已的。 如今老年退休後,我就喜欢躲在家里,白天躺在睡椅上看书报,倦了就迷迷糊糊睡去,醒了又再接续看,如此消磨时间。晚上动动笔,倦了就到床上睡觉。很少有动的机会和意愿。唯一的动,也只是料理一日叁餐。可是我能活到上九旬高龄,看样子还有几年可活,原因何在? 我想来想去,可能与我一生奉行父训有关。我小时候,父亲常常对我说:生活,要与比我们差的人去比,就会感到丰足快乐,心里充满感恩。学识,要向比我强的人 看齐,就会知道自己的不足,而会埋头求进,一路向前,使自己充实进步。我一直记著父亲的话,而且身体力行。所以我穿缝缝补补的衣服,吃粗粗糙糙的食物,一 样感觉甘甜、满足和快乐。孔子讚颜渊一箪食,一瓢饮,回也不改其乐。这种德行,我轻而易举的做到了。 我恬淡樸素,得失随缘,不羡不妒,因之我也得到很多好朋友。我的生活,和谐、温馨、平淡、快乐。 在学识方面,我读好书,我向那些聪明、能幹、博学的人仰望求齐,纵然我像蜗牛爬树一样,进展得十分缓慢,我从不灰心,总是再接再厉,一步一脚印地向前迈进,直到今天仍未终止。 这一切,都是得益自父亲的教训,而我在抗战时,於重庆写信回家,诉说著流浪之苦,信纸上沾满泪痕,父亲也叫我:放开胸怀,随处都有乐趣!花好月圆可乐,风雨连绵又何尝不可乐这些教诲,使我安於我的不幸,在痛苦中自寻欢乐,欣赏自己所拥有的。 在生活上,因为知足,所以我非常满足,也因此我心常乐。在学识上我也仍在向前爬行。这种平淡平凡的乐趣,应该就是我长寿的祕方吧!

長壽妙方

吳崇蘭

這個時代,壽高百齡已不足為奇。即將邁入90高齡的我,雖與百歲甚或百歲以上的老人相較,還有段距離,但畢竟在芸芸眾生中,能活到八、九十歲,也算不容易 了。尤其當我坐椅子上工作時,還能腰挺背直,人模人樣;雖然走路雖略顯蹣跚,卻還能自由行動,做些較輕鬆的工作,也算是異數。

人們常說人要多動才會健康,人活著就要動,動才能活。只是動對我來說,可說難如上青天。小時候,我對跳繩、踢毽子倒是一把好手,總是贏家。後來進了中學, 我就只愛坐著不動。上體育課,站在籃球架前投球,百不進一;打排球,我從沒能將球打過網;做仰臥起坐,我躺下就起不來;賽跑時,我的跑像走路,老師也拿我 沒辦法,只好送我一個及格分數,讓我過關。倒是高中剛畢業時的一段日子,孤身流亡在外的我,離開學校便沒了安身之所,只好在同學們的家轉來轉去寄宿。而同 學們的家相距甚遠,我既無錢買票乘車,只得用腳走路,重慶是個山城,我上上下下走得腳生泡長繭,也算是運動,但都是逼不得已的。

如今老年退休後,我就喜歡躲在家裡,白天躺在睡椅上看書報,倦了就迷迷糊糊睡去,醒了又再接續看,如此消磨時間。晚上動動筆,倦了就到床上睡覺。很少有動的機會和意願。唯一的動,也只是料理一日三餐。可是我能活到上九旬高齡,看樣子還有幾年可活,原因何在?

我想來想去,可能與我一生奉行父訓有關。我小時候,父親常常對我說:生活,要與比我們差的人去比,就會感到豐足快樂,心裡充滿感恩。學識,要向比我強的人 看齊,就會知道自己的不足,而會埋頭求進,一路向前,使自己充實進步。我一直記著父親的話,而且身體力行。所以我穿縫縫補補的衣服,吃粗粗糙糙的食物,一 樣感覺甘甜、滿足和快樂。孔子讚顏淵一簞食,一瓢飲,回也不改其樂。這種德行,我輕而易舉的做到了。

我恬淡樸素,得失隨緣,不羨不妒,因之我也得到很多好朋友。我的生活,和諧、溫馨、平淡、快樂。

在學識方面,我讀好書,我向那些聰明、能幹、博學的人仰望求齊,縱然我像蝸牛爬樹一樣,進展得十分緩慢,我從不灰心,總是再接再厲,一步一腳印地向前邁進,直到今天仍未終止。

這一切,都是得益自父親的教訓,而我在抗戰時,於重慶寫信回家,訴說著流浪之苦,信紙上沾滿淚痕,父親也叫我:放開胸懷,隨處都有樂趣!花好月圓可樂,風雨連綿又何嘗不可樂。這些教誨,使我安於我的不幸,在痛苦中自尋歡樂,欣賞自己所擁有的。

在生活上,因為知足,所以我非常滿足,也因此我心常樂。在學識上我也仍在向前爬行。這種平淡平凡的樂趣,應該就是我長壽的祕方吧!